中工娛樂

                                                    穩就業保就業專家談丨優化就業結構 促進充分就業

                                                    來源:中工網-工人日報
                                                    2022-09-12 07:25

                                                    【穩就業保就業專家談】

                                                    原標題:優化就業結構 促進充分就業

                                                    張菁

                                                    開欄的話

                                                    就業是民生之本。今年,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疊加疫情影響的背景下,就業面臨嚴峻形勢。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堅持就業優先戰略,出臺了一攬子積極就業政策,穩就業保就業。即日起,本版開設“穩就業保就業專家談”專欄,邀請相關專家學者通過接受訪談、撰寫署名文章等形式,圍繞當前就業問題進行深入分析研究、探討對策。敬請垂注。

                                                    本期嘉賓:

                                                    中國人民大學“大華講習教授”、中國就業研究所所長 曾湘泉

                                                    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社會和生態文明教研部副主任 賴德勝

                                                    中國勞動和社會保障科學研究院就業創業室副主任 鮑春雷

                                                    今年的就業季經歷了多重考驗。一方面,1076萬名應屆高校畢業生邁出了踏入社會的第一次人生選擇;另一方面,一些企業用工需求縮減,但仍有一些行業面臨招工難。

                                                    為何會出現就業難與招工難并存的結構性矛盾?如何多方發力,緩解結構性矛盾促進就業?帶著這些問題,記者采訪了3位專家。

                                                    就業形勢回暖,機遇與挑戰并存

                                                    記者:從國家統計局最新數據看,今年1~7月份,全國城鎮新增就業783萬人,7月調查失業率為5.4%,就業形勢總體穩定,調查失業率繼續回落。對此,您怎么看?

                                                    賴德勝:從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來看,由于采取了穩住經濟大盤的一攬子政策,7月份經濟開始回暖,就業形勢也開始回暖,主體人群就業繼續改善;農民工群體就業好轉。實現全年就業目標雖然有壓力,但隨著相關政策效力的繼續釋放以及新政策的出臺,就業目標大概率能實現。與此同時,有幾個新趨勢值得注意。

                                                    一是“組別失業率差距”呈現不斷擴大之勢,即最近幾個月25歲~59歲成年人失業率穩中有降,但16歲~24歲城鎮青年人失業率卻不斷升高,7月份達到19.9%,創歷史新高。說明存量就業總體穩定,但增量就業壓力增大。

                                                    二是就業出現分化趨勢。主要原因是市場主體的能力和動力因受疫情影響而出現分化,比如餐飲、住宿、旅游、交通運輸等受疫情影響較大的行業出現經營困難,穩擴就業的壓力大,而高技術制造業、現代服務業、數字產業等發展態勢強勁,就業需求也比較旺盛。與此相關,不同人群、不同地區、不同行業的就業景氣差別較大。

                                                    三是企業用人需求的釋放時間有推后趨勢。疫情期間,很多企業無法正常開展招聘活動,或招聘時間后延,但用人的真實需求還在,只要環境改變,用人需求就會得到釋放。

                                                    曾湘泉:今年的高校畢業生首次突破千萬人,供給規模大幅增加,同時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導致用工主體需求有所收縮,就業壓力仍然較大。從趨勢上看,首先,調查失業率雖然呈下降趨勢,但較往年有所抬高。其次,由于疫情散發、多發且有間斷性,導致就業形勢的不確定性增大,對就業需求和供給兩方面都會產生影響。

                                                    當然,也要看到積極因素。從供給角度看,雖然短期內就業市場總量壓力不小,但過去十年來勞動年齡人口下降已超過4000萬人,勞動力供給整體呈下降趨勢。同時,養老、家政等服務業崗位需求潛力仍然很大。

                                                    結構性矛盾一直是我國勞動力市場的重要特點

                                                    記者:從近幾月的數據看,青年失業率持續上升,7月已經達到19.9%,很多大齡低技能人員也面臨求職難。但與此同時,制造業等行業的大量企業還面臨缺工問題。這說明什么?

                                                    曾湘泉:結構性矛盾一直是我國勞動力市場的重要特點,主要表現為招工難和就業難并存。今年表現出的一些新特點,首先是就業難上升,招工難有所緩解,主要是由于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導致招聘需求有所下降。需求下降帶來的招工難緩解其實并沒有實質性解決結構性矛盾問題,年輕人不愿進工廠、不愿去服務業仍是實際情況。另外,數字經濟的發展構成了新的勞動力需求增長點,但供求之間差距較大,求職者中大量仍是門檻較低的文科專業,其技能不能滿足需求,供求矛盾加劇。

                                                    鮑春雷:上述問題是就業結構性矛盾的體現。目前的具體表現主要有:勞動者技能素質與現代產業發展要求不適應,表現為招技工難;部分企業用工條件與勞動者不斷提升的就業預期不適應,表現為招普工難;高等教育水平和經濟社會發展水平不適應,表現為高校畢業生就業難;區域產業布局和當地人力資源狀況不適應,表現為區域人力資源分布不均衡;勞動者橫向流動過大和企業穩定用工需求不適應,表現為穩工難;就業流向與產業發展戰略不適應,表現為部分領域缺工明顯,如制造業、建筑業勞動者呈現大齡化趨勢。

                                                    賴德勝:目前,年輕人的技能結構、需求結構與產業結構、崗位結構還不能完全適應。比如調研顯示,高校畢業生中博士和工科專業畢業生簽約率較高,因為博士的主要去向是高校、科研單位和公司的研發部門,這些部門的用人需求穩定。工科專業畢業生就業率較高則是由于現代制造業、數字產業等快速發展需要大量懂科技且動手能力強的勞動者。此外,受疫情影響,求職者求穩的心態進一步加強,但隨著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不斷強化,穩定的工作崗位將會進一步減少,靈活就業崗位會不斷增加,這種供求矛盾將會加劇。

                                                    勞動力市場“供需不匹配”問題亟待改善

                                                    記者:形成就業結構性矛盾的主要原因有哪些?

                                                    賴德勝:根本原因仍是勞動力市場供需之間的技能結構不匹配。技術進步和產業結構轉型升級創造了大量就業崗位,并對勞動者的素質和技能提出新要求,但求職者不能完全勝任。

                                                    具體來說,一方面,部分學校專業設置、人才培養質量等與市場需求不夠匹配,畢業生出口不暢。另一方面,用人單位招不到需要的人,比如技能人才求人倍率長期保持在1.5以上,高技能人才甚至達到2以上。同時,有些單位以文憑、學歷取人而不是以實際能力取人,存在人才高消費現象,抬高了招人門檻。從求職者來看,既表現在自身專業、技能等存在短板,又往往因為不夠科學的就業預期限制了工作選擇范圍,從而增加了就業難度。

                                                    曾湘泉:目前結構性矛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方面是隨著經濟不斷發展,需求結構有所調整,而供給沒有及時跟上。另一方面,隨著勞動力供給的減少,勞動年齡人口下降,加上受教育年限延長,整體勞動參與率在下降。此外,學校教育改革滯后于需求結構調整、相關行業產業人力資源管理滯后、“三新”經濟的發展對傳統行業構成了影響等原因也造成了當前的就業結構性矛盾。

                                                    記者:數字技術的進步和“三新”經濟的發展使結構性就業矛盾有所加劇還是緩解?

                                                    鮑春雷:當前我國數字經濟蓬勃發展,通過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兩種路徑,推動形成新的就業機會,既包括依托技術研發和創新提高生產力衍生而出的新技術崗位,也包括通過技術應用與融合改變組織方式和商業運營模式而形成的新業態就業機會,拓展了就業空間,成為接續有力的就業新動能。與此同時,數字技術在各行業中被廣泛應用,導致勞動力和其他生產要素大規模被數字化產品替代,部分崗位減少甚至被淘汰,勞動者轉崗面臨困難。

                                                    總體看,數字經濟的發展對就業具有綜合影響,在技術應用和產業升級的過程中,可能導致就業結構性矛盾問題更加突出,被數字技術替代的工人很難轉崗到高技術崗位,數字化人才短缺問題較為突出。

                                                    曾湘泉:隨著經濟發展,第三產業創造了大量需求,生產服務業和生活服務業,特別是以信息密集型和知識密集型為特點的現代服務業等就業需求都有所上升。隨著數字化轉型,智能制造等制造業的數字化產業也會產生很大的就業需求。從短期看,由于勞動力供給跟不上,數字技術的進步有可能加劇結構性矛盾,但長期來看,通過人才培養體系改革和培訓力度的加大,矛盾將會逐步緩解。

                                                    多方發力緩解結構性矛盾促進就業

                                                    記者:要緩解就業結構性矛盾,更好地穩就業保就業,政府未來應向哪方面著重發力?

                                                    曾湘泉:首先,政府應維護更加公平競爭的勞動力市場,提高勞動力市場的資源配置效率,重視就業歧視問題,推動反就業歧視的立法和司法。同時,要提高就業服務能力,支持產業發展,擴大就業,比如養老、育兒、家政等行業,需要政府加大支持力度做大做強。另外,要重視對就業困難群體的精準幫扶。

                                                    賴德勝:從政府政策來看,要調整高校不同專業的生均撥款系數,建議對理工科專業適當提高,使高校更有動力去擴大理工類專業人才的招生,從而優化人才供給結構。同時,繼續推動產業結構優化升級,擴大產業和企業對高校畢業生的吸納能力。

                                                    記者:從學校育人的角度看,應如何對教育培養進行優化,以緩解人崗不匹配問題?

                                                    賴德勝:從學校育人來說,要提高辦學質量,特別是要提高人才培養與勞動力市場的適應力,不斷優化專業結構,提高人才培養質量。要更加重視畢業生就業工作,為此,要配置更多資源,更加積極主動。

                                                    曾湘泉:要重視對學生的職業指導教育,最好將其提前至高中階段,讓學生對專業和對應的職業有更為清晰的認知。同時,緊貼新興產業發展趨勢,修訂和完善人才培養方案,改變重概念、輕實踐的現狀,提高學生的實踐和動手能力。此外,要增加對人才評價培養的投入力度,多維度評價學生。

                                                    鮑春雷:應以市場需求為導向,合理調整學校專業設置,超前布局、動態調整專業設置和課程體系,同時加強培訓和引導,樹立正確的就業觀念,幫助其順利實現就業。同時,大力培養制造業高技能人才,針對企業的人力資源缺口需求開展對口培訓。

                                                    記者:對企業來說,要緩解“招工難”,應該作出哪些調整?

                                                    鮑春雷:企業要加快數字化、智能化發展,通過提高勞動生產率,降低生產成本,激發企業管理、技術創新活力,為員工提供工資增長條件。加強對員工的人文關懷,創造良好的就業環境,提升對勞動者的吸引力。同時,加強企業人力資源線上線下融合服務,為企業招工、用工提供便捷高效的服務平臺,靈活調節勞動力的需求配置。

                                                    賴德勝:從企業用人來看,要更多、更好地參與到高等教育中來,為學生提供更多的實習機會和技能指導,幫助畢業生更好更快完成從學校到職場的轉換。同時,要樹立正確用人導向,扭轉“唯名?!薄拔▽W歷”的用人導向,建立以品德和能力為導向、以崗位需求為目標的人才使用機制,改變人才“高消費”狀況。

                                                    曾湘泉:還有一點值得注意,制造業普工普遍收入不高,工作條件艱苦,技術含量低,發展前景有限。另外,企業的人力資源管理,包括薪酬制度、人才培養制度等也尚缺乏科學性。企業要重視人力資源管理,樹立長期發展的理念,以人為本,關注95后員工的需求,比如興趣愛好、改善勞動條件等,讓員工能夠保持工作和生活的平衡,提高員工的工作滿意度,增強企業對人才的吸引力。


                                                    責任編輯:宋環

                                                    媒體矩陣


                                                    • 中工網客戶端

                                                    • 中工網微信號

                                                    • 中工網微博號

                                                    • 中工網抖音號

                                                    中工網客戶端

                                                    億萬職工的網上家園

                                                    馬上體驗

                                                    關于我們 |版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絡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2 by www.e-cong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微信


                                                    中工網微博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
                                                    亚洲色中文字幕无码av